图片
产品搜索
4 年嗑 2.25 亿片兴奋剂,美国疯狂的超级战士计划
作者:K彩娱乐    发布于:2018-09-14 08:23:24    文字:【】【】【
摘要:在电影中,我们经常能

在电影中,我们经常能看到超级战士的身影 ......

在不久的将来,美国队长、金刚狼、绿巨人等超级英雄,会不会从大荧幕走上战场?

实际上,数十年来,美国耗巨资致力于打造各种“超级战士”:

据俄罗斯网站报道,近日,美军宣布耗资 1500 万美元进行“生物医学、人类表现和犬类研究计划”,“用于确定和开发一些技术,以便可以用于早期干预足以威胁生命的伤害、长期的野外护理、人类性能优化和犬类药物及性能”。

该项目由素有美军“疯狂科学家大本营”之称的 DARPA牵头负责,中央情报局等一些情报机构和私营企业参与。

美国国防部文件提出“生物增强实验开发出的技术将会使生理性能得到最大化”,包括“在体型没有明显增加的情况下增强耐力、对极端环境的耐受性、感官以及整体的身体素质”。

说白了,五角大楼的用意是通过神秘的“极端实验”,打造出可怕的“生物增强型”超级战士。

实际上,美军打造“超级战士”的野心由来已久,几十年来花样百出。

二战期间,美国海军希望提高士兵的夜视能力。由于维生素 A 具备增强视力所需的化学成分,便设想用它来提高眼睛对光线的敏感度。

科学家给一些士兵志愿者服用从鱼类肝脏中提取的物质,几个月后,后者的视力果然发生了变化,扩大到红外波长范围。

1960 年 8 月 16 日早 7 时许,美国空军上尉约瑟夫 · 基廷格从新墨西哥洲图拉罗萨沙漠上方 3.13 万米的高空飞身跃下,创造出人类最高的高空跳伞纪录、时间最长的自由坠落纪录。

但他此行的目的,却绝非为了创造纪录,而是有着清晰的军事与科学研究目的。

上世纪 50 年代,美国空军想弄清飞行员高空跳伞的生存几率,于是让约瑟夫 · 基廷格乘气球到上万英尺的高空后跳下,做自由落体运动,到最后关头才打开降落伞落,到新墨西哥州的沙漠里。

为此,身体素质优秀的基廷格忍受着摄氏零下 70 度的低温,差点送命。

解密资料显示,1954 年至 1973 年间,美军在马里兰州的德里克堡进行了一系列代号“白衣行动”的人体实验。

美国陆军先后召集了 2300 名拒绝服兵役者,给他们注射所谓的“预防生物武器的疫苗”。

在整个实验过程中没有造成人员死亡,但是,这些志愿者后来回忆说,他们承受着发烧、寒冷以及痛彻骨髓的疼痛。

在此后数十年里,他们均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病痛折磨。许多人因为当时注射的“疫苗”破坏了身体免疫系统,终生与病榻为伴。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五角大楼实施了“ 112 计划”。

向成百上千的海军士兵喷洒沙林和 VX 等神经毒剂,以此测试当时的毒剂净化程序和安全措施,应对潜在敌人的化学武器袭击。

实验中的海军老兵们在晚年均遭受病痛折磨,他们无奈之下集体向政府索赔。

2002 年,美国国防部迫于舆论压力公开了这一实验的详情,美国退役军人事务部也开始调查参与该项目的老兵可能受到的损伤。

1887 年,德国科学家首先合成安非他命,它是中枢神经兴奋剂的一种,一般用来治疗哮喘、嗜睡症与多动症,能够增加人的机敏性,暂时减轻疲劳感并增加攻击性。

二战期间,纳粹德国的军医们曾疯狂地向战士们分发安非他命、脱氧麻黄碱、D-IX,来打造纳粹“不死战士”。

担负远程奔袭任务的美军战斗机飞行员,往往需要连续飞行十余个小时,因此,为了执行好上级任务,在飞行前,他们会被强令服用安非他命。

于是,1942 年,苯丙胺安非他命药片被加进了美军轰炸机成员的应急装备中。

从 1966 年至 1969 年,美军共运用了 2.25 亿片兴奋剂类药物,大多是右旋安非他命,比二战时期所用苯丙胺药性强 1 倍多。

在后来的海湾战争中,仍有 58% 的美军飞行员使用过右旋安非他命;

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特种部队成员在执行潜伏、抓捕任务时,也携带有安非他命及其他强效兴奋剂。

不过,安非他命虽然效用明显,但同样伴有强烈的副作用,如上瘾、头痛、高烧、沮丧、异常兴奋、过度紧张甚至精神错乱、暴力攻击和自杀,等等。

因此,1971 年就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列为二类。

2002 年 4 月 17 日,两架美国空军人民警卫队 F-16 战机在阿富汗坎大哈执行任务时突然向加拿大地面部队开火射击,酿成一起 4 死 8 伤的惨剧。

经调查发现,两名飞行员由于服用了安非他命,强烈的副作用导致其精神恍惚并产生幻觉进而实施了攻击。经军事法庭审判,两人被判过失杀人罪。

上世纪 70 年代末,法国科学家研制了莫达非尼这种药品,1986 年开始用于嗜睡症的试验性治疗。

1998 年,该药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上市,名为“不夜神”“聪明药”或“丧尸药”。

据称,“不夜神”可令人不感疲倦,保持良好记忆,增加兴奋度,提高警觉性和敏感度,甚至可连续 40 小时保持清醒。

并且,该药没有像咖啡因或安非他命所产生的神经过敏、紧张、精神崩溃等副作用。比如,服用莫达非尼的士兵在清醒 40 小时后,仍可在晚间正常入睡,而服用安非他命的士兵则需大量使用安眠药才能入睡。

有报道称,伊拉克战争期间,美、英、法等国军队都曾要求士兵服用莫达非尼。

2004 年,它被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正式列入禁药清单。

合成兴奋剂类似可卡因,能使人消除疲劳感,思维异常清晰。

该药服用后不到 1 小时就可达到药效,药效可持续 6-8 个小时。若大量服用,可持续 3 天 3 夜。

1986 年 3 月 23 日至 4 月 15 日,美国出动大批战机先后对利比亚发动了两次代号分别为“草原烈火”和“黄金峡谷”的突袭行动。

期间,美军百余架战机从驻英空军基地起飞,在完成 4—6 次空中加油及夜间连续飞行 5000 多公里后,准时抵达地中海预定空域并实施突袭,整个作战行动精确无误。

后来,媒体披露说美军飞行员服用了一种合成兴奋剂。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也将这种合成兴奋剂发给特种兵随身携带。

相关专家警告称,长期服用这种合成兴奋剂,有 10% 的人将产生嗜睡、食欲减退和萎靡不振等症状。

2006 年夏天,DARPA 研发了一种名为“安帕凯恩斯 CX717 ”的药物,研究对象在服用该药之后,能够在战场上连续战斗 20 小时,不用睡觉和休息。

研究者对猴子进行 CX717 药物试验,每只猴子都被迫 30—36 个小时不能睡觉,然后测试其灵敏度。

结果,猴子的动作精确度降低了 15—25%,反映时间慢了至少一半。而 1 剂量的 CX717 能够迅速恢复严重缺乏睡眠猴子的大脑功能。

在进行认知测试时,那些被剥夺睡眠的猴子在服用 CX717 后,其表现比参照组中未服用该药但睡眠良好的猴子更加活跃。

最新的测试表明,CX717 的不眠时间可持续大约 48 小时!

2014 年 12 月 2 日,美国《沃克斯》杂志网站发表题为《军方正在努力使士兵变得健壮、聪明并具两栖作战能力》的报道称,美国军方、学术研究人员以及私营公司启动了“认知能力提升”计划,使士兵的身体和大脑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

TMS 始创于 1985 年,英国雪菲尔大学的医学物理学家巴科尔曾制造了一种电磁设备,能够在动物的脊髓中引起电流。

他们很快意识到,这种仪器也能直接非介入性地刺激人脑,由此开创了 TMS 的研究领域。

据称,2004 年,DARPA 就开始资助哥伦比亚大学临床精神病学专家试验一项关于 TMS 的技术,目的是消除或暂时消除士兵在战斗期间的睡眠欲望、提高战斗力。

简单地说,TMS 是根据电磁感应原理工作的,分为单脉冲 TMS、双脉冲 TMS 和重复性 TMS 三种刺激模式。

当戴在头上的磁线圈在头皮附近启动时,一个迅速变化的强磁场就会不受阻碍地穿过皮肤和头骨,在大脑的神经系统中引起感应电场,这一感应电场引起神经细胞膜发生一系列变化,从而产生神经电脉冲,激活大脑中负责疲劳和清醒的特殊区域。

厉害的是,TMS 不像脑电图、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或其他纯电学技术那样需要电极紧贴头皮甚至插入大脑或神经组织中,它不需要与大脑有直接接触,而是利用可安全无痛进入大脑的磁场。

目前,TMS 是除药物之外,将人脑特定区域进行“开关”操作的最可行、最安全的技术之一,同时也是五角大楼密切关注的军事科研项目之一。

美军通过研究如何利用低压电击刺激的方法,帮助士兵在从事飞行等高风险军事行动时保持长时间的高度清醒和警觉。

美军采用的低电压电击刺激大脑的方法,学名为“经颅直流电刺激”技术,在医学领域已研究和运用多年,能够用于治疗认知障碍、抑郁症、帕金森综合症和老年痴呆症等疾病,还能提高人的分析能力和数学能力,是一种比较安全和成熟的技术。

根据美国《纽约每日新闻》和《空军时报》的报道,TDCS 的刺激方式包括三种:

TDCS 的操作方法是在人的脑部和颈部贴上连接电脑的贴片,通过对大脑进行 10 分钟左右“温和”的电流刺激,不仅能使人长时间清醒,还可显著提高人的逻辑分析能力和数字运算能力。

位于亥俄州帕特森空军基地内的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负责该项目的研究工作。该实验室称,这种方法能够使飞行员的思维更加敏捷,显著提高其识别图像及敌友的能力,可以帮助那些因执行任务而睡眠不足的飞行员及机组人员消除疲劳、保持清醒。

一名军士通过利用安全电流电击大脑的方法,成功保持了整整 30 个小时的高度清醒状态。

除了应用在图像分析人员身上,该技术也将很快应用到需要大量监控工作的其他领域,如网络操作员、无人机操作员等。

按照计划,实验室的目标是让士兵随身携带一对电极,在必要时给自己施加电流提升战斗力。

不仅如此,今年 5 月 29 日,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报道,美国光环神经科技公司目前正与美军合作,试验将 TDCS 技术扩大到战术训练方面。

据称,该公司开发的“光环运动”耳机可以发出微弱的、受控制的直流电,直接刺激士兵的运动神经元细胞,将让大脑反应更快,更高效。

目前,该装备已提供给美军部分特种部队使用,帮助士兵从创伤中恢复。未来,该系统将可以提高士兵学习技能的速度,提高其体力耐力训练的效果。

当然,TDCS 也存在一定的副作用,比如个别志愿者出现皮肤过敏、头痛等现象。

军事专家警告说,如果在电击时选错部位或操作失误,甚至会删去人的记忆或降低反应力,将对大脑造成永久伤害。

2006 年,为帮助盲人获得视觉,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科学家保罗 · 巴赫里塔通过 30 多年基于“通过声音看物体”技术的研究,成功研制出被称为“大脑港”的设备。

“大脑港”可将摄像机拍摄的信号转化为视觉脉冲信号,通过舌头传递给大脑,使用这种装置的盲人志愿者会暂时失去舌头的一般功能,但却能够感知外部空间的轮廓特征。

该发明吸引了军方的兴趣,美国国防部提供资金支持,佛罗里达人机合成研究院进行深入研究,为军队未来水下战士研制“超级舌头” —— 舌知觉模拟系统。

该系统可以把声纳探测器、红外线探测器信号转化为视觉信号,让士兵在水下和夜间有比普通人更强的“视觉”能力。

如果配备这些装备,美军特种兵在夜间行动时就不必佩戴夜视镜,可“用大脑看穿黑暗” —— 他们将变成集猫头鹰的夜间视力、蛇的红外线“视觉”和鱼的声纳器官为一体的超人!

这款盔甲穿上去与普通衣物没有区别,但却能够抵御子弹的攻击。

美国陆军研究实验室研究人员称,“我们不能保证这项技术能够阻挡所有类型的子弹,但是我们已着眼于如何提高对低能量子弹的抵御能力。”

据了解,液态盔甲中所注入的液态硅就像一种液体在衣服中流动,但是它却可以抵御长时间的冲击碰撞。

目前,这款盔甲已通过测试,能够抵御刀刺、粉碎性爆炸、低速子弹和皮下注射器针头。

下一阶段的研究重点是充分加强盔甲抵挡高速子弹、榴散弹和路边炸弹的攻击。

2014 年 4 月,DARPA 新成立了生物技术办公室,旨在研究使士兵保持最佳战斗力以及迅速、全面恢复战斗力的新技术。

2017 年,DARPA 又公布了创立精英战斗部队计划,将直接开发一种可以连接士兵大脑的软件,提升其感官能力。

正如 2015 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发布《人体效能改造:国际研究现状及未来展望》报告所说,医学、生物学、电子学和计算技术的发展已经使得改造人体的能力日益成熟,而且这类创新会被各国军队采用。

看来,原本只存在于漫画和电影中的超级英雄,果真即将走向战场。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30 K彩娱乐
网站地图